第二章大劫(2/300)

admin
门外诸人鱼贯而入,盯着叶昊天泪光森森惨淡的脸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老人将手放在桌上的铜碗上。那个铜碗据说是祖上所赐,没有人敢动过。老人将铜碗左拧三圈右拧两圈,但闻院子里一声巨响,估计整个长沙城都能听见。一个巨大的礼花喷上天空,五颜六色久久在天空盘旋。老人道:“我们苏家大劫已至,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了”。说话时候外面进来数十个彪形大汉,为首的道:“老爷,不知道有什么事?“老人看着这些家丁,还没回答,又进来五六个高矮不一形态各异的人,其中一个身着一身麻衣,面色严肃,在那里一站,就象一尊佛像。看到他,老人不禁稍微舒了一口气,道“孙师傅,没想到能见到你,你云游四海,能够赶过来,是我们全家之幸阿。”百十人都看着麻衣人,不知道他是什么人。麻衣人淡淡的道:“孙仙屏愿为老爷效劳”。众人哄然一声,“孙仙屏,二十年前的武状元,十年前中州论剑的十大高手之一”,“这下苏家有救了”。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。孙仙屏郑重的道:“我是禁闭呼吸从外面来的,大门以内二十丈已经满布七步断肠红,没有人能够出去了。”“七步断肠红”,江湖三大绝毒之一,众人脸上一片绝望。忽然起了一阵风!大家看见两个青衣小厮抬着一个大红的棺材,正向这边缓缓走了过来。两个小厮十八九岁的年纪,青白脸,吊客眉,高高瘦瘦的个头儿,乍看上去真像吊死鬼似的。身上穿着大红面子的狐皮袍子,头上戴着同色的一顶圆面小便帽。棺材里不断冒出淡黄色的烟雾。一个家丁冲了出去,还没到棺材十丈之内,砰然倒下了。孙仙屏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跟着他的是那五六个形态各异的人。两名稍微年青的人身子原是奇快无比,只是当他们方一距离棺木五丈开始,蓦地,他们的身子就像是忽然被冰镇住了一般,一刹时面色惨变,汗如雨下。紧接着,这两个人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下,全身萎缩着倒了下来。孙仙屏猝然吆喝道:“且慢。”剩下的三人停下脚步。在场虽有这么多人,却是没有一个人开口出声,有之,却是来自圈内倒地的老少三人。那个家丁倒下最早,自然是受创最重,只见他脸色黝黑,青筋暴现,盘躯雪地,蛇也似地伸缩着,显然处在无比的痛苦之下!他扭动着躯体,咽喉里发出了痛苦的一种呻吟。可能因为声音受阻不出,而变成了一种闷哑的吼叫。忽然他翻过身来,膝行了几步,终因力不从心再次跌倒预测推荐,大股的紫色浓血预测推荐,由他眼耳口鼻怒溢而出。又是一条人命的结束!圈子里另外两人预测推荐,显然正在他的后尘,也正向死亡步进!孙仙屏探手入囊,摸出几颗丹丸放在口中。背上解下自己的“斩龙”剑,微微一顿,遂即向棺木踏近。孙仙屏踏的极慢,每一步都运足功力,地上的青砖都成了粉末,他的脸上放出金光。不单是脸上,逐渐的他周围一丈之内都弥漫着金色的光芒。“太阳神功,他的太阳神功终于达到第九重了”旁边的一个老者惊叹道。孙仙屏逐渐靠近棺木,只有五丈了,他感到了一股冰冷的压力。逐渐只有三丈了,压力越来越大,太阳神功的光芒被压成扁圆形。每前进一步都变的极其困难。他深吸一口气,功力提足10成,终于接近到棺木两丈以内,太阳神功被压的竟然向里凹陷,形成一个致命的缺口。他已经不能再前进了。手里的斩路龙剑被祭起来,飞速的向棺木射去,看那力度,应该能把棺木拦腰斩断。然而飞剑越来越慢,到达棺木一尺的地方竟然停注了,孙仙屏催动功力,那飞剑在空中抖动着,依旧欲进不能。忽然一只干枯如柴的手伸出来,一把握住飞剑收了进去。飞剑被收,孙仙屏募然喷出一口鲜血。神色忽然萎钝下来。正在这时,一道银光从棺木中飞出,直奔孙仙屏而去,孙仙屏见势不妙,急退五丈,身型飞在半空,那道银光竟然跟踪而至。孙仙屏快如鬼魅,化成一阵清风疾飞向院外,那银光骤然加速,但闻一声惨叫,孙仙凭人头落地。漫天血雨中,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钻入地下,瞬息不见。满屋啼哭声响起,一百多人已经吓倒一半,叶昊天父母依然站立,挡在儿子前面。老爷子从后面一拉叶昊天,踢开脚下的一个菩团,下面是一个黑沉沉的地洞,叶昊天身子一沉落入洞底。菩团一下又盖上。耳闻外面哭声一片,尖叫声,哀号声此起彼伏,由高到低,盏茶功夫渐渐平息。一个阴冷的声音说:“看看是不是还有活的?“片刻另外一个声音说”主人,没有了“”清点人数“那个阴冷的声音说。”报告主人,有一百五十二人人“。那阴冷的声音说:”还差一人,仔细找找,不能让一人漏网“。叶昊天在洞里定睛观看,发现一条巷道,弯弯曲曲不知道通向哪里。这时菩团被发现,一道光线透进来。有人跳了下来。叶昊天急忙躲在一个角落,伸出左掌, 吉林快3走势图亮出那个大大的隐字, 吉林快3开奖网那人飞速的从他面前略过, 吉林快3开奖网站只差三尺,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竟然没有发现他。他轻轻提步向前走,大约五十丈以后,他发现了地道口,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:”主人,地道里没人,我已经洒下了七步断肠红和无影之赌,就是老鼠也该绝迹了。“那阴冷的声音道:”怎么会差一个人呢?难道大人统计错了?算了,我们撤。“叶昊天伏在洞里一动也不敢动,耳闻脚步声远去。过了良久,那阴冷的声音又响起来:“看样子是真的没有活的了,这是大人交代的人员画像,再核对一下尸首,看看缺什么人,然后把苏府全部烧了,你们两个就给我守着,有可疑人物格杀勿论”。“是”,有人答道。一片火光升起来,黑沉沉的夜晚格外耀眼,火势越来越大,半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,整个长沙城都惊动了,却没人敢出门去看个究竟。叶昊天首先将左手伸出洞外,展示出那个黑黑的”隐“字,然后悄悄探出头来,但见一个人注视着火光熊熊的大厅,那个棺木已经不见了。他轻轻的爬出洞来,蹑手蹑脚地向大门走去,一路之上但见几个丫环倒在路边,早已气绝身亡。大门口还有个人守在那里,正是两个抬棺木的人员之一。看他在那里肆无忌惮的站着,根本没有离去的意思,也不怕有人看见他。叶昊天猛然醒悟,大门内外二十丈已经布满七步断肠散,所以那人根本不怕有人会来。眼看东方已泛鱼肚白,叶昊天决定不再犹豫,他将左手伸在前方,轻轻的从那人身前五尺外走过。他走的极其缓慢,没有一点点声音。那人睁着大眼竟然没有觉察。渐渐走出大门二十丈,叶昊天逐渐加快步伐,直奔东门而去,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天已经放亮了,当他到达东门的时候城门已开,城门口的兵丁明显比来的时候增加了很多倍。正在仔细盘缠过往的人众,一边盘查还一边看着一张图画,似乎是某个人的影像。叶昊天略显迟疑,看看左手的”隐“字,竟然比昨天淡了一半,他不敢再停,依旧伸出左手,笔直向城门走去,三十余兵丁竟然没有一个人拦住他,就象没有看见一样。他走过那拿着图画的人跟前,放眼过去,那图画上竟然是自己的模样!吓的急急离城而去。叶昊天一路向东,狂奔了一个时辰,预测推荐大约离成已有三十余里。低头看时,手上的字迹已经淡的看不见了。环顾四周,但见满目荒凉,了无人烟。他坐在一个小山坡上,远望已上三杆的太阳,心里一阵迷惘。一个欢快的家就这样没了,无比疼爱自己的父母没了,一门七进士的大家庭就这样烟消云散,自己还在被追杀之中,到底是为什么?自己何去何从?报仇吗?目前看来是没有希望的了。还是外祖父说的对,生存,生存是当前第一要务,只有活下来才有希望。想到这里,他记起老爷子交给自己的一个包袱。急忙探手入怀,将包袱取出来,小心的打开,首先看到的是一张信笺。摊开一看,上面写着:”老修苏洵安,行年九十九岁,近夜观天象,大势不妙,苏家恐有灭门之祸,唯其时机不定,其因不明,化解之道难觅,急切难以周详。略思百年之身,可传后世者有三,一为<<道藏总览>>三卷,乃三十年前编纂<<道藏三千卷>>的内阁大学士黄裳所赠,据其所言藉此可知仙路可凭,然余得时已过花甲之年,难以修炼,更兼言简意涩,未及基础,无从炼起,故蹉跎岁月,难有小成。二为图画一张,系吾二十年前审阅<<太平御览>>提及书目时所见,该书为先秦古旧之游仙记事,内有此图。余推想十余年未尽起解,然料定乃藏宝图也,有通灵宝玉和乾坤锦囊,然究在何处尚不得而知。三为五十年前好友千面鬼医所赠面具两张,若干年间未曾一试,然观其制作精良,危机时或可一用。此外尚有银票若干,小心使用。呜乎哀哉,苏门七进士,交游满天下,一朝浮云散,万事皆成空。判后人低调处世,顺其自然,此仇能报则报,难成则罢,莫要强求,千万小心。”笔迹潦草尚新,想来是老人家昨晚仓促写就。叶昊天先找到那两个面具,一个是四十左右,面色灰黄,极其普通,另一个大约二十五六,面色苍白,似乎营养不良一样。面具很大很薄,摸上还有弹性。他先把面色灰黄的面具带了上去,仔细摸索,面具上至发际,下至肩胛包连颈项,可以说是巧夺天功。尤其是穿着长衫,又有头发掩饰,根本看不出来。略微查看银票,发现有十两,百两,千俩,甚至十万两的,每种都有十张左右,没有细点,又重新包好。余下就是三卷经书,藏宝图却不知道在哪里。叶昊天打开经书查看,发现全是歌诀,之乎者也,不知所云,看来要花时间推敲了。在经书的后封皮有一个羊皮小袋,里面有一张帛书,看来就是老爷子说的藏宝图了。那是一座山,孤零零的,左面有一条小溪,阳光将山影投入小河水面,一只仙鹤扬着头,不知道看向哪里。图下面有几句谒语:“北海之南,东山之西,大泽之东,长河以北,宝玉通灵,锦囊乾坤”。这样的小山实在太多了,看来要从谒语里找。叶昊天静坐良久,难解其意,眼看日已偏西,枯树昏鸦,无尽凄凉。想起昨日此时,父亲还对自己说“明年送你到岳麓书院。。。。”今天语犹在耳,人已作古,无限悲哀涌上心头。募然一个念头冲上来“岳麓书院,对,就是岳麓书院,天下五大书院之一,藏书百万册,当年<<道藏>>三千卷修订完工之后,誊写六部,天下五大书院和内阁学馆各一部,到那里应该能找到<<道藏总览>>的基础功法,还能查一下藏宝图所描写的那些地名到底在哪里。对,就到岳麓书院去。”打定主意,叶昊天离开荒野,来到一个小镇,找了个小店住下来。他知道每年正月初九,岳麓书院开门招收新人,他要在那个时候伴作外地的学子进入书院。现在正好还有一个月。他要消磨掉这一个月的时间。吃晚饭的时候听见人们议论纷纷“哎呀,你知道吗?苏府一百多口人全死了阿,造孽阿。据说是失火了,还有瘟疫,连前去查看的人也死了十多个,现在没有人敢从苏府门前走阿。”“哎,听说官府也在追查苏家阿,说是叛逆阿,可能是畏罪自焚巴,可怜阿”。“真可怜,苏家名声不错阿,怎么会?老天不开眼阿”。议论声音很低,还是清清楚楚的钻进叶昊天的耳朵里,他心如刀割,胡乱吃了几口饭就回房间了。叶昊天打开<<道藏总览>>,先从头到尾翻阅一遍,发现没有一副图画,全是筑基,炉鼎,铅汞,婴儿,元婴,出窍,寂灭,大劫,虚空之类的词汇,语言艰涩,其意难明。全文约五万字。叶昊天花了一个时辰才将其勉强背诵下来。又花了一个时辰仔细琢磨,心里模糊有个印象,却又说不出是什么。此后的十天,叶昊天一直沉迷在<<道藏总览>>里。腊月二十,叶昊天回到长沙城。城门依旧,兵丁跟往常差不多了。他的图像被挂在城头,只不过没几个人去看,因为那里挂着的少说也有二十余张,都是江洋大盗,采花淫贼之类。叶昊天带了面具,从容进入城门。他找到全国著名的大通银庄,用王昊的名字存入银票七十万两;又到长沙本地的三湘银庄用王天的名字存入银票四十万两。身上只剩千两左右的银票和十来两碎银。在三湘银庄他还话二十两银子租了个保险箱,把<<道藏总览>>放了进去。这几卷书他已经倒背如流,不用带在身上。这样的书普通人不会感兴趣,而修真人很少到钱庄这样充满铜臭的地方来,所以他也不怕被遗失。叶昊天找了一家普通的客店安顿下来。他按纳下想回苏府查看的念头,因为可能还有人在那里监视着。他唯一想作的是找到那个算命的老人,那不是一个普通的算命先生。因为那灵符竟然能瞒过棺木中的超级高手,可见他在符咒方面的研究非比寻常,说不定是符界元老。叶昊天满城寻找,过了五六天也没有找到。只得放弃。年关已近。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,外出的人逐渐减少。往日喧闹的街道清静下来,清脆的鞭炮声却传入耳中,其间夹杂着儿童的欢笑声。叶昊天遥望城南如黛的远山,心头涌出几句话“南山何其悲,鬼雨洒空草,长沙夜半秋,风前几人老”。“亲戚或已悲,他人亦已歌,死去何所道,托体峒山阿”。雪花飘飘,银装素裹,室内火炉难敌门缝里涌入的寒气。在别人的欢声笑语中,叶昊天一个人在客店中度过了他有生以来最冷的年关。

原标题:拳头开启重金悬赏 发现《Valorant》反作弊系统漏洞奖10万美元

,,辽宁快乐12走势图

Powered by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